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的天空

在路上

 
 
 

日志

 
 

无衣  

2009-03-13 17:07:47|  分类: 军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2年3月中国远征军开始与日军作战,至8月初中英联军撤离缅甸,历时半年,转战1500余公里,浴血奋战,屡挫敌锋,使日军遭到太平洋战争以来少有的沉重打击。第一次缅战日军伤亡约4500人,英军伤亡1.3万余人,中国远征军伤亡5万余人(绝大部分在胡康河谷野人山)。
       胡康河谷,缅语为“魔鬼居住的地方”。它位于缅甸最北方,由达罗盆地和新平洋盆地组成,山高林密,河流纵横,雨季泛滥,当地人将这片方圆数百里的无人区统称“野人山”。中国驻印军对胡康河谷太熟悉了,前年中国远征军败退时,闯入这块禁区,损失惨重,遗尸无数。新38师在野人山中见到的是遍地第5军将士的白骨,常常是一堆白骨围着枪架而坐。

在战壕泥浆中日夜听凭大雨浇泼的士兵们饥肠辘辘,苦不堪言。到最后竟然满山遍野去寻找野菜充饥。更惨的是伤兵,没有食品,没有药物,又无法运往后方,很多重伤员只好听其自然死亡,惨叫声,咒骂声充耳不绝,战场的悲惨凄苦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一位幸存士兵这样回忆道:“训练了两三个月,部队就奉命上前线,一上前线,那种场面才叫惊心动魄。死人多得没法埋,到处都是尸体,主要是我们的弟兄,也有日本人。只好听凭日晒雨淋,炮弹轰炸,最后乌黑的尸水把山上的草都咬死了,几年后我路过那里,山上寸草不生。”

历史意义  

抗日战争时期,缅甸战场既是中国和太平洋两大抗日主战场的战略结合部,又是东南亚战场的主要作战地区。中国军队曾两次进入缅甸,展开对日作战。不仅有力地支援了盟军在中、印、缅战场的对日作战,打通了中国西南国际运输线,提高了中国正面战场的战争能量,加速了日本法西斯的崩溃,而且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大长了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

 

疯了一样的看《我的团长我的团》,没课的日子全在看这部电视剧。没有像《士兵突击》那样让自己默默地流泪,也没有像看见三多在单杠上玩命时手痛的像自己在那里玩命一样。可看完之后心里涌起的那股对“人渣们”的敬意和那份悲哀使我想起来那段没有荣耀却又辉煌的历史。中国缅甸远征军,这个名字下 面堆积了多少白骨和血泪,无人知晓。

人渣们从登上飞机开始,他们的缅甸之行就注定是一场被日军屠宰的死亡之行。要麻死了,康丫死了,东北老李连胜死了,从禅达出来的溃兵们一落到缅甸就死了近一半。在那片密不漏光的热带雨林里,中国远征军留下一个个死不瞑目的尸体,无数的亡魂成了流落异乡的孤魂野鬼。野人山上的累累白骨,注定是中国军人刻在骨髓里的耻辱。落后的武器,士兵对现代化战争认识的贫乏,指挥官的无能,英军的胆怯和懦弱,太多太多本该避免的事害死了无数发誓要打回老家的中国军人。他们本不是热爱战争的人,他们渴望和平,渴望活下去,他们没有太多的奢望。他们仅仅有那些卑微的希望,可是在无情的战争面前,他们连这些卑微的希望都没有,他们没有掌握自己生存权利。

看着“烦啦”、“迷龙”、“兽医”、“不辣”,这些来自禅达溃兵收容站的散兵们。他们从一群每天浑浑噩噩的为了生存而活着的人变成一群又如猛兽一样败兵再变成为了那些死去的战友而战的战士。他们的经历他们的故事,让我肃然起敬。一群普通的士兵,一个天上掉下来的团长“死啦死啦”。他们从陌生变成熟悉再到相依为命,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在生与死之间变得纯洁。郝兽医死后,炮灰团为此与对岸日军爆发了炮灰团建立以后最猛烈的战斗。他们怒骂兽医,骂他一辈子没救活一个人,他们流着泪在那里怒骂着这个他们心中如慈父般沉稳而幼稚的情愫的老人。行伍中人的感情总是让人不可理解。

不想多说了,那段历史不是我可以理解的。只是记得“老兵不死,他们只是慢慢老去”。一首《无衣》赠与那些值得我尊敬的人们。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