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的天空

在路上

 
 
 

日志

 
 

引用 俄罗斯期盼自己的“黑水”公司【海外安全】   

2014-12-17 19:04:11|  分类: 军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远导读]

俄罗斯《军工信使》周报2014年第37期刊登了俄罗斯全俄“武器权力”运动理事长玛莉亚?布季娜(Мария Бутина)的文章——《俄罗斯期盼自己的黑水》(РОССИЯ ЖДЕТ СВОЮ BLACKWATER)。文章论述了私人军事公司的价值和优势,以及在俄罗斯成立私人军事公司的迫切性。但当前俄罗斯不仅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而且还在抑制私人军事公司的发展,这既造成相关专业的智力流失,也是国家安全保障资源的损失。有鉴于此,全俄“武器权利”运动开展了相关法律草案起草和议会游说工作,这一问题已经引起国家杜马的重视。文章编译如下:

在军事安全领域以职业契约为基础提供服务的非国家组织有着悠久的历史。甚至古罗斯的出现就可以通过吸收以瓦良格人为代表的类似的军事民兵团组织的过程来描述。但在改变政治环境的作战行动的机动性和技术水平越来越高的背景下,这种组织变得特别需要。

包括俄罗斯在内的越来越多的国家不得不裁减义务兵数量,与此同时,军队合同制的使用能力还受到大量政治和法律差别与框架的限制。因此毫不奇怪,所谓的私人军事公司成为蓬勃发展的经济领域之一。

私人军事公司的优势

实际上是它们就是那些私人安保企业,但如果说安保机构是帮助警察工作,那么私人军事公司则是帮助军队工作。它们不一定是装备作战武器的军事分队。这些机构还在军事后勤、咨询、教育等领域广泛从事服务工作。例如,在美国的情报领域,29%的人员和49%的预算开支属于私人军事公司。估计这一市场每年的总规模为1000亿美元,顺便提一下,这显著超过俄罗斯的军费总额。

考虑到俄罗斯在世界军火市场上占有约27%的份额,以各种军事服务为形式的“更深加工”的出口规模可能不会小,在此领域我国有很多利润尚未获得,更不用说失去的外交能力和国家安全基本问题了。

国家安全问题目前是一个特别现实的问题,因为俄罗斯在与格鲁吉亚的军事冲突中曾多次遇到西方私人军事公司的直接军事对抗。当时有数百名来自西方此类机构的教官协助第比利斯行动。在很大程度上,这是导致俄军在此次冲突中损失较大的原因。西方私人军事公司也积极参与了在乌克兰东南部的事件,从而弥补了乌克兰正规军力量不足的问题(乌克兰军费只有俄罗斯的1/35)。

对待这种机构可以采取各种态度,也可以批评它,但军事平衡是,如果一方有原子弹,那么无论你怎样论述这种武器的危害性,没有它您已经没有独立自主生存的前景。21世纪,私人军事公司正在变成这样一种东西,它在安全领域正方兴未艾,否定这一现实对国家的国防力可能是不幸的。

发展私人军事公司需要什么

早在90年代,美国每50名军人就有1名私人军事公司职员,而现在这一比例已提高到10:1,而在某些军事冲突中(如在阿富汗),这一比例达到了1:1。而且不仅如此,2008年五角大楼的私人承包商占在阿富汗人员的69%。

尽管俄罗斯已经有几个半合法的私人军事公司和更多的有俄罗斯人参与、不受司法管辖的私人军事公司,但这一领域没有法律基础不可能得到真正的发展。俄罗斯联邦刑法典有两个条款对私人军事公司的活动进行了规范。而如果在掌握和练习作战武器领域没有广泛的能力,这些机构的潜力就极为受限。不仅如此,在叙利亚内战初期,这些半合法的俄罗斯私人军事公司向那里派去了自己的人员,帮助政府作战。但是没有持有执行作战任务所需的普通武器的权利使这些军事任务失败,从结果上看,联邦安全局甚至破坏了这些私人军事公司,它们的创始人因雇佣兵员而被关进隔离室。这样,在当前的俄罗斯不仅没有能对这一经济领域的发展进行调整的真正的法律法规,而且还在努力采取措施予以抑制,这是十分有害的。

关于失去的能力

在俄罗斯没有合法的私人军事公司的同时,另一个重要问题是“智力流失”。优秀的军事专家没有可能专业对口地工作,如果他们知道其能力能让他们在别处比在本国预算能力和司法框架内挣钱更多,那么他们不可避免地将被从俄罗斯法律领域挤走。

很难承认这一点,但由合同兵或军官组成的任何职业化军队也是一种雇佣人员,对他们来说军事就是专业,人们靠它获得自己的面包,而不干这些会因逃避义务的行为受到刑事制裁。在此过程中他们能在多大程度上坚定信念和忠诚于他们所服务的事业,这是另外一个问题。开小差和军事政变根本不是私人军事公司的特点。

反对私人军事公司的主要理由是担心寡头成立私人军事公司以及借助于“驯服”的部队发动革命。诚然,私人军事公司确实会被用于执行内政任务,无论是非洲的军事政变或乌克兰亲俄力量被消灭。在这一意义上禁止私人军事公司活动根本不会使国家避免成为这一制度的牺牲品,就象禁止军队不会保证避免外来入侵一样。实际上不难猜测,可能性正好是以相反的方式出现的。

形势的荒谬性

今天,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私人军事公司拥有超过60万名工作人员,总部位于伦敦。为什么他们至今没有在英国发动革命?认为我们通过谴责这样的做法就能使这种现象(就象核战争的威胁一样)绕过我国,至少是幼稚的。由于私人军事公司没有合法化,俄罗斯正在失去私人-国家伙伴关系的巨大能力,而这种局面不可能长期持续。

这与民间武器私有直接联系在一起。私人军事公司制度在俄罗斯的发展及不可避免地授予作战武器所有权也将激活关于扩大民间武器权利的问题。因为当非国家主体能够拥有自动步枪和坦克却不能拥有手枪的时候,形势将变得十分荒谬。

权利和自由的到来不是一蹴而就的,也不会所有人马上普遍享有。其扩大总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如同选举权的扩大,曾几何时,只有贵族有选举权,后来有钱的男性也有了选举权等等。武器拥有权的形势也将会这样发展。个别机构和公民团体拥有武器的权利的扩大不可避免地会提出发展其他居民阶层的这些能力的问题。因此在俄罗斯努力发展私人安保企业和私人军事公司是为了民间武器拥有者的利益。

如何建立

全俄“武器权利”运动理解这一规律性,准备了自己的旨在使私人军事公司在俄罗斯合法化的法律草案版本,它类似于现行的私人安保活动法律。在志同道合者的帮助下,我们在地区议会里成功地将这一法律草案提交给议员审议。还在邻国发生军事危机的背景下就在俄罗斯通过私人军事公司法的必要性发表了公开信。公开信得到了军事和安全领域的专家们的支持。这些步骤促进了关于在俄罗斯建立私人军事公司制度的必要性的讨论。此后在国家杜马中马上出现了两个议员小组,他们也宣布打算准备和提出相应的法律草案,因此近期私人军事公司很可能在俄罗斯问世。

与关于私人安保是某种怪模怪样、笨手笨脚、有害的机构的普遍流行观点相反,据内务部统计,仅2011年,每昼夜就有约8万名私人安保人员参加公共秩序的维护。他们逮捕了超过23万名违法者,其中14万人是犯罪嫌疑人。除了无偿(对于国家来说)工作力量之外,商业私人安保组织还保卫着受委托的设施,仅有记录的侵犯行为就被它们预防了一半。因此,私人安保是警察工作的得力助手,而其对军事机构工作的支持有更大的前景。与民间武器的情况一样,在此条件下,民间团体和合法的非国家主体的努力不会削弱国家和国家安全法律秩序,而是恰恰相反。

(蓝山编译自俄罗斯《军工信使》周报)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